欢迎访问本网站!  
公 告 更多>>
队伍建设   更多>>
杨平:捍卫法律的尊严
余明书:扎根基层为民情真
城固检察院:执法为民争一流
“五字口诀”深化作风建设——汉...
城固公安局加力提升“微平台”服...
宁强公安队伍正规化建设亮点纷呈
公安出入境警营文化建设初探
洋县交警大队:积极开展警务实战...
机关建设   更多>>
市委政法委机关迅速贯彻落实全市...
汉中市检察院迅速传达市委深化作...
市委政法委开展“七一”党员学习...
市委政法委召开2013年度机关目标...
市委政法委全力推进机关目标责任管理
市委政法委与包联单位共同推进创...
市委政法委等市级包联部门合力助...
市委政法委迅速贯彻落实市创建工...
 
您的位置>
 首页>法治建设  
 
关于县级公安机关如何落实以审判为中心诉讼制度改革的思考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 2016-09-18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中央《关于全面深化公安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框架意见》明确要求围绕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健全完善执法工作机制。“以审判为中心”是对实践中“以侦查为中心”的革新,对公安机关收集、固定、保存、完善证据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笔者结合实践思考,谈几点体会。

    一、问题提出

    长期以来,我国诉讼制度实行“ 以侦查为中心 ” 的流水线式诉讼模式, 法官审理一般“ 以案卷为中心 ”, “公安做饭,检察端饭,法院吃饭”就是对这种模式的形象描述。二者的区别在于,“以侦查为中心”刑事诉讼,案件实质调查在侦查阶段完成,侦查证据成为起诉、审判环节的基础性材料,并对诉讼环节产生决定性影响,起诉和审判仅是对侦查证据的重复与确认。“以审判为中心”诉讼制度改革,意味着侦查是审判的准备阶段,破案不等于定案,所有侦查活动及其取得的证据材料,都要接受控辩双方的询问质证,接受法庭的最终检验。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要求公安机关在办案中要“ 全面落实直接言词原则,严格执行非法证据排除制度 ”等等,这种诉讼制度改革,已经对公安刑事司法工作带来挑战。为了积极应对,主动适应挑战,我们抓取了我县近年来未作刑事处理的案例进行了分析,期望能够抛砖引玉。自2014年1月1日至2016年6月30日,我局共抓获犯罪嫌疑人440人,依法向检察机关移送审查起诉332人,占75.45%,经侦查不够成犯罪做其他处理、正在侦办的71人,占16.1%,因各种原因无法结案未能处理的37人,占8.4%。这未能处理的37人,涉及27案,其中盗窃17起(入户盗窃6起,盗窃机动车1起,砸车盗窃1起,其他9起),占63%,运输毒品7起,占25.9%,其他3起,占11.1%。未处理人员虽占比例较小,但有逐年上升趋势。2014年为8人,2015年18人,2016年上半年11人,与2014年相比,两年分别上升125%、37.5%。

    二、分析

    (一)犯罪嫌疑人反侦查意识较强,案件本身侦办难度增大。上述案件多为流窜作案、惯犯、累犯及前科人员,有的公安机关历尽千辛万苦,在全国各地抓捕,但到案后,部分犯罪嫌疑人拒不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有的既使交待,到检察机关后又翻供。他们以犯罪所得为生,经常被各地公安机关抓获,熟悉公安机关的办案程序及侦查羁押时限,利用办案机关重口供的惯性思维,深知只要不交待就有可能逃脱刑罚,因此,往往用沉默对抗审讯,消耗极有限的刑事拘留时间。这37名犯罪嫌疑人中,有29人拒不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占78.38%,由于未能取得犯罪嫌疑人口供,加上受客观条件影响,未能进一步获取作案人的指印、足迹、DNA信息等直接证明犯罪的充分证据,形成完整认定犯罪事实的证据链,而未能处理。如2014年3月29日,我县汉源镇梁家巷小区发生一起技术开锁入室盗窃案,公安机关经过侦查,抓获贵州籍嫌疑人黄某、黎某(女),并查获作案工具及被盗的部分赃物,但二人拒不供述其犯罪事实,检察机关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作出不捕决定。

    (二)新的司法解释带来的挑战。根据盗窃犯罪新的司法解释,取消了原来赃物灭失的,以销赃价值认定盗窃数额的规定,致使一些盗窃案件因赃物灭失,或无法找到,物价部门无法鉴定赃物价值,从而无法认定犯罪数额,导致案件无法办结。2014年5月9日、10日,天津医院住院部停车棚、汉源镇王家坪特殊学校旁巷道,连续发生两起摩托车被盗案,公安机关经过侦查,在西安抓获宜川籍犯罪嫌疑人余某,余供述其参与盗窃犯罪事实,但不如实供述其同伙,无法找到赃物,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作出不捕决定,我局对其依法取保释放。取保期限届满,因收集的证据无法达到起诉要求,余某被解除取保,该案至今未能办结。

    (三)检察机关与公安机关对同一案件性质、证据证明力及危害程度在认识上存在分岐。此类有6人未处理,占16.22%。如2013年11月29日,我局在京昆高速宁强收费站高家坪公安检查站查获四川省简阳籍犯罪嫌疑人宁某非法运输冰毒420克,经审查,宁如实供述了作案事实,还积极检举毒品案件线索,审讯过程有同步录音记录。但嫌疑人在检察机关审查期间翻供,检察机关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作出不捕决定, 2014年1月6日被取保释放,因客观条件限制无法获取检察院要求的起诉证据条件,2015年1月被解除取保,案件至今无法办结。

    (四)嫌疑人因重大疾病或怀孕不能羁押,取保后即潜逃,逃避打击。共两案2人,占5.4%。此种类型主要发生在运输毒品犯罪案件中,犯罪嫌疑人物色本身患艾滋病、肺结核等重大传染疾病人员,或怀孕妇女,非法运输毒品,明知公安机关抓获不能刑拘,取保后即潜逃,从而逃避打击。2014年5月21日,我局在高家坪公安检查站查获四川昭觉籍彝族嫌疑人马比子呷携带毒品海洛因294.6克,因其患肺结核,被取保。2015年8月20日,四川昭觉籍彝族嫌疑人曲木柯杂(女)运输海洛因700余克途经我县高家坪公安检查站时被查获,由于其已怀孕,无法关押,上述二人被取保后潜逃,无法结案。

    (五)公安机关收集证据能力需要进一步提升。一是少数民警工作经验不足,取证技巧不够,有证据收集不全现象。二是个别单位发案后侦查员把精力较多地投入到破案中,对办案收集、固定、完善证据等环节重视不够。同时,利用科技手段获取证据能力还需要提升。三是在实体方面,由于受“由供到证”的传统侦查模式的影响,认为犯罪嫌疑人交待是直接证据,在证据体系中,有的偏重于言词证据,把侦查工作的重点放在嫌疑人口供的突破上。个别存在收集实物证据不及时,证据灭失现象;有的重视案件突破,不重视补强证据;重视收集言词证据,不重视实物证据。四是个别程序方面不规范。少数民警在办案过程中证据意识不强,没有严格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要求调查取证,导致证据瑕疵。比较常见的如书证制作不规范、司法鉴定程序不严格等等。记录侦查人员对被告人进行审讯过程的录像不完整,有的对被告人的签字过程遗漏录制,造成审判环节认定困难。鉴定检材的来源不明,如在现场提取的,没有在现场勘查笔录中反映出提取检材的情况,缺少关联。告知不全,无形中剥夺了案件当事人的知情权,案件进入审判程序,一旦当事人对鉴定意见提出质疑或者重新鉴定,将影响诉讼进程。

    三、建议

    (一)切实转变侦查观念,强化诉讼意识。1.正确理解“以审判为中心”诉讼制度改革:(1)审判是刑事诉讼的中心,侦查、起诉等阶段都要围绕审判来开展。要认真落实《刑事诉讼法》第12条:“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2)庭审是刑事审判的中心,即必须确保事实证据调查在法庭、定罪量刑辩论在法庭、裁判结果形成在法庭。要落实证据裁判规则,贯彻直接言词原则,落实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制度,严格限制法官庭外调查活动,坚决排除非法证据。(3)一审是整个审判程序的重心,发挥一审在认定事实证据方面的优势作用。2.树立现代刑事司法理念,要适应以法治国理念,更加尊重保护人权,强化程序正义,坚持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相统一、程序公正与实体公正相统一。3.要转变传统侦查观念,强化侦查人员的诉讼意识,自觉将刑事侦查工作置身于刑事诉讼整体之中,从诉讼的视角,全方位收集证据材料。4.要提升办案的标准。要求刑事诉讼各阶段都要按照法定程序要求和事实证据标准开展工作,做到“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做到积极破案和细致办案并重,客观真实与法律真实并重,从自己明白到通过证据让法官和律师能够相信。5.进一步贯彻落实罪刑法定、疑罪从无、控辩平等、审判中立、直接言词等刑事法律的基本原则。认定案件的事实必须有证据支持,证据不足的必须按照“疑罪从无”原则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推论。

    (二)完善证据收集工作机制。1.落实证据裁判原则,让各类证据在庭审聚光灯下充分“曝光”,支持证人、办案民警出庭作证,通过举证、质证,提升证据证明力。2.加快公安机关犯罪侦查模式转型,实现从“由供到证”向“由证到供”的转变。更加重视侦查活动以客观证据为核心,重视通过外围侦查取证及时发现、提取和保全物证,弱化口供对案件侦查的决定作用。特别是在收集实物证据方面,侦查人员要调整取证思路,正确处理人证与物证的关系,克服和纠正先获取人证、再通过人证的指引寻找物证的传统思维,树立人证与物证并重,尤其要重视书证、物证等客观性证据、微量物证、科学证据的收集与固定。3.法制部门牵头,根据不同证据的特点,尽快制定严密、详尽、操作性强的取证工作操作指南,引导侦查人员依法收集证据,确保案件事实和证据经得起法庭调查、质证、辩论的检验。4.加强刑事科学技术建设投入,增加侦查工作的技术含量,强化秘密侦查措施和技术侦查手段的规范运用,充分发挥科技手段在犯罪侦查工作中的作用,做精DNA识别、指纹比对、模拟人像等技术手段;升级改造执法办案场所视频监控设备,为侦查破案提供强力支撑,摆脱对口供的过分依赖。

    (三)加大培训,提升业务能力与水平。1.认真落实“周周有培训”的工作要求,使侦查人员迅速适应以审判为中心的侦查取证新机制。2.树立敢打必胜信心,能打硬仗、啃硬骨头。提高现场勘验物证的发现、收集、固定,特别是提高对作案分子遗留在现场的生物检材的发现、提取能力。3.规范民警接处警行为,严格执行接处警相关规定,依法依规保护现场、收集犯罪证据。4.做好关联性讯问(询问),提升言词证据的证明能力。如加强对犯罪嫌疑人供述、证人和被害人陈述当时作证条件(意识、神志是否清醒、精神状态是否正常等)的关联性讯问(询问)与固定,避免事后翻供。注意对讯问(询问)对象当天和事后活动情况的讯问(询问),把握细节。注意抓住犯罪嫌疑人、被害人和证人在愿意供述、陈述时的有利时机形成亲笔供词、亲笔证词,或由其本人亲手绘制说明现场方位、某个现场物品存在状态的草图,以补强言词证据。5.加强公安机关办案中心建设,推行刑事案件法制部门统一审核统一出口工作机制,认真落实预审及排除非法证据的法定职责,严格内部监督;建设统一、专门的物证保管场所,强化对物证的规范管理。

    (四)构建新型的侦诉、侦辩关系。1.构建新型侦查起诉关系。政法各司法部门要敢于担当,正确理解立法精神,要更多地为受害人考虑,以善良公允,保护合法为前提,站在公平正义的立场上执法,即要尊重保护人权,也不能放纵犯罪。要加强与检、法两院的沟通协调,寻求理解和支持。特别是公检两家要更加紧密团结,形成工作合力,有效打击犯罪。积极提请检察机关提前介入引导侦查取证,特别是按照批捕、公诉和庭审证明的标准和需要,从应对法庭质疑和律师挑战的角度有针对性地收集、补充证据,确保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证据链条的完整性,提高追诉质量。2.要构建良好的侦查辩护关系。(1)公安机关要认真落实《刑事诉讼法》等法律的规定,善意、正确地看待辩护律师介入侦查活动,加强沟通交流,虑心听取“反对声音”。(2)要充分保障律师诉讼权利。(3)提升民警诉讼抗辩能力。重点加强法庭礼仪知识和刑事诉讼对抗训练,转变观念,增强诉讼对抗意识,提高出庭应变能力。(作者系宁强县公安局局长 吕锋 )

 

上一篇 | 下一篇
 
【关闭窗口】 【返回首页】 【打印本页】
版权所有: 中共汉中市委政法委员会
地址:汉中市民主街市委 联系电话:0916-2626022 邮箱:zfxx2013@163.com
技术支持:陕西金博瑞 管理本站